12小时斯里兰卡冒险(下):我不再眷恋这座充满佛陀的城市

收藏:221

►12小时斯里兰卡冒险(上):这个国家的一切,都是中国盖的

斯里兰卡与印度,人种与宗教都不同,斯里兰卡多数是僧伽罗人,信仰佛教;而南印的泰米尔人,则为斯国最主要的少数民族,信仰印度教或伊斯兰教。两种族过去曾长年争斗,「泰米尔之虎」採用的斗争路线,更让锡兰这座小岛,充满紧张气氛。

但在2004年的南亚海啸后,两族纷纷投入救灾,国族观念逐渐建立,国家慢慢走向一统。

但对我们来说,要用肉眼分辨长得非常相似的僧伽罗族及泰米尔族,却不是那幺容易。就连司机大哥也说,当地人不开口,他们也不见得分得出来。

只是斯里兰卡有趣之处,就在于每个典型的南亚脸孔,在佛寺内,却都诚挚的望着与泰国一样风格的佛像,拿着香、持着蜡烛,用着当地语言、捣着头,唸着依稀听起来如同「南无阿弥陀佛」的经文。

瞬间,场景如同回到了泰国或柬埔寨,只是所有人,都是南亚面孔。这样的反差,十分有趣,也是斯里兰卡令人留连忘返的原因之一。

逛完佛寺,我抱着反省的心情,回到可伦坡市区,继续漫无目的地在这座城市闲逛着。

此时,又有一位老先生,跑来跟我搭讪。

他说他家乡在可伦坡南边100公里处,刚好来可伦坡工作,他很喜欢跟外国人聊天,没有要卖我东西,佛教徒最重视业力(Karma),想要跟我好好介绍斯里兰卡,种下善缘。然后,他又跟我说,他女儿非常喜欢邮票,希望我回去之后能够寄张明信片给他,上面有邮票,满足他女儿的集邮心愿。

出于刚刚内心的亏欠,加上老先生讲得合情合理,所以我就跟着他一起散步闲聊。走了10分钟后,他说他要带我看看「旁边」的印度教寺庙,接着居然就随便拦了一台嘟嘟车,赶着要我上车,自己也坐了上来。

想不到,车子开了十分钟后,来到的又是早上的那座印度教寺庙。

当下,我当然不忍心跟老先生说我来过了,还要装得很认真,在欣赏着这座庙宇。

只是,事情果然又不是我这笨蛋想得这幺单纯。

参观完印度庙后,他说要带我去看一个博物馆,于是就又跟我上了刚刚那台嘟嘟车。想不到抵达的地方,是一个很奇怪的工艺品店,当下我脑海中只有「受够了」三个字,偏偏那间超级大的工艺品店里,没有任何客人,却有将近30位左右的店员。

这时的心情,跟早上在珠宝店时一模一样,就是生气却又带着恐惧,只想快速逃离。一出门,我跟老先生说,我想要走路回可伦坡车站,就不搭车了。此时老先生跟司机让我退到了墙角,一直说还有别的地方要去。我一直说不用,最后他拗不过我,就说:那你先把车费付一付。

问了司机多少钱?结果,刚刚这样两段,不到20分钟的车程,他开的钱,比我早上的两小时还要贵,更是我前往Kelaniya佛寺来回价格的两倍(Kelaniya单程就要一个小时)。

我立刻表示太贵了,但老先生只说:「Trust me, I am Buddhist」当下,生气、恐惧立刻转为厌恶,我只好再度随手丢了他说的钱,头也不回的离开。

老先生还在后面喊着,不要忘了邮票啊!

此时,我对这座城市不再有眷恋,只想提早离开去机场。

来到了巴士站,我一时找不到机场巴士的站牌,便随便找个穿制服的人询问,没想到,他居然回答我,今天礼拜天没有机场巴士,我帮你叫计程车……(我刚刚才在路上看到机场巴士啊!)

睽违了六年半再度造访这座岛国,过去的良好印象,就在这十几个小时内,烟消云散。对斯里兰卡的回忆,就只剩下大大的莲花塔,充满简体中文的工地,以及与我记忆不同,不再那幺善良友好的人民。

12小时斯里兰卡冒险(下):我不再眷恋这座充满佛陀的城市

就在我离开可伦坡后没几天,斯里兰卡总统西里塞纳(Maithripala Sirisena)宣布开除总理维克勒马辛哈(Ranil Wickremesinghe),并且任命前总统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担任新任总理。过去一段日子以来,随着斯里兰卡陷入债务危机,西里塞纳总统与维克勒马辛哈对于是否引入印度势力,立场非常不一。想不到暂时担任普通议员,在乡间韬光养晦,目标在竞选下任总统的拉贾帕克萨,竟然这幺快,就以这种形式重返政坛顶峰。

只是维克勒马辛哈总理似乎很不服气,对外宣称总统没有权力解除他的职务,他仍是合法总理,并取得多数议员支持。但西里塞纳与拉贾帕克萨这对老部属也不干示弱,直接改组内阁,而这场政争,也使得斯里兰卡陷入政治危机,部分地区出现骚乱,甚至流血冲突。

终于,西里塞纳总统在11月9日宣布解散国会,预计于2019年1月举行改选,未来局势如何发展难以预料。只是根据长期住在斯里兰卡的台湾朋友分析,拉贾帕克萨仍具极大优势,受到除了北部及可伦坡地区外,绝大多数百姓的支持,希望拉贾帕克萨可以带领领斯里兰卡回到经济高速成长的年代。

这场政争中,中国与印度扮演着关键角色,虽然无论是中国还是印度都否认他们介入政争。

台湾与斯里兰卡,说远,很远。但说近,却又有着不少相似之处。一样位于大陆东侧,并与大陆拥有相似文化与面孔;一样掌握关键地理位置,更同样受到远方强国的操纵。印度之于斯里兰卡,如同中国之于台湾;而中国之于斯里兰卡,似乎也如同美国之于台湾。

这两座岛上的一举一动,都无法单纯从岛内的因素考量,而有着更多国际大国的尔虞我诈。

12小时斯里兰卡冒险(下):我不再眷恋这座充满佛陀的城市
前总统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

在印度洋上的另外一个岛国马尔地夫,才刚用选票送走亲中派总统雅门(Abdulla Yameen),结果斯里兰卡最亲中的政治人物拉贾帕克萨立刻重返执政,背后的大国角力及地缘政治,实在令人玩味。

未来,斯里兰卡将如何处理愈来愈严重的债务问题?中国又是否如同预料,会将汉班托塔港作为前进印度洋的军事基地?然后,斯里兰卡是否又会引进更多中国工程、中国援建、中国劳工,甚至是中国移民?

而印度为弥补此一劣势,又将有什幺作为?

印度总理莫迪在2018年10月底访问日本,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共同投资斯里兰卡,在斯里兰卡建造「高品质基础建设」。一般预料,印日合作的地点,可能会是泰米尔人居多的北部地区。而印度的介入,是否又将助长斯里兰卡的区域主义?特别是斯里兰卡内战最严重时,当时的印度总理拉吉夫甘地(也是现在国大党主席拉胡尔甘地的父亲,前任总理甘地夫人的儿子),还因此遭到暗杀。

印度又将如何扮演自己在斯里兰卡的角色呢?

但比起这些角力,我想,斯里兰卡人的生活,才是斯里兰卡人最关心的问题。一般的市民,究竟何时才可以没有负担,到莲花塔顶层的360度餐厅,庆祝女儿生日后,再到美轮美奂的歌剧院欣赏歌剧呢?

这座信仰佛教的小岛,虽然没有次大陆上繁複的种姓问题,却一样有许多难解课题。我对这个国家的了解并不充足,但仍希望,下次我来的时候,印象中那个人人亲切有礼的佛教国家,可以回来。也希望,在拉贾帕克萨再次执政后,可以注意人权,别让小老百姓们受到更多政治迫害。

至于大国如何博弈,同样作为小国的我们,或许只能静静观察,在关键时候做出最有利的抉择。

剩下的,大概就是好好过着我们日子。

这篇文章的目的,并不在批评斯里兰卡,更不是要大家别去。相反的,拥有多处世界文化遗产、美丽茶园及与印度「同而不同」的人文风景的斯国,绝对是非常适合观光,不会让旅人失望的地方。

六年多前,我在加勒火车站等车时,一位卖布丁的小贩,问我喜欢中国吗?我只回答,我喜欢中国文化,但却不一定喜欢中国政府。没想到这位布丁小贩立刻回答我:可是你们台湾总统(当时),不是很喜欢中国吗?

作为同被强权操弄的小岛国,斯里兰卡人对国际局势,似乎有着比台湾人更敏感的国际政治天线。

短期「向钱看」的氛围,也许多多少少影响了斯里兰卡人的价值观。但我相信,随着经济社会与国际环境的改变,信仰佛教,本质纯朴的斯里兰卡,一定会以更加迷人的面貌,出现在我的面前。

在这过程中,我更希望能够持续观察他改变的轨迹,与这个国家一起成长,也希望能有更多台湾人一起关心这座,命运与我们有点雷同的岛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