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岁漂亮嬷嬷‧郑雅璟终身美丽

收藏:197

72岁漂亮嬷嬷‧郑雅璟终身美丽在一场漂亮妈妈选美赛中,一位满头银髮的婆婆在一众年轻妈妈中显得格外出众。虽然因为缺乏舞台经验而表现得紧张,她的勇气却赢来热烈掌声。众望所归,她就是最佳人气奖得主――郑雅璟。在台上,以72岁高龄参加选美使郑雅璟成为焦点,走下台后的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婆婆。不过,这个婆婆有着非凡的自信,她会告诉你,年轻时候因太漂亮,所以很多人追求她。对着十多岁时拍的黑白沙龙照,她还会自讚:“你看,多幺漂亮。”72岁的郑雅璟在舞台上高贵大方,卸下浓妆后与一般的婆婆没有分别。专访当天,她与小女儿一起出现,两人就像是一般在超市里买菜的母女,与台上选美扯不上关係。问起她近年的生活,就是一般的平淡。由于是漂亮妈妈选美赛得奖者之一,大家首先关心的,当然是保养的问题。想不到她的答案只有两个字:“没有。”郑雅璟是家庭主妇,曾是工厂女工,没有特别保养。她说:“只是在晚上洗澡后,涂一些润肤霜而已,最重要是早睡。”接着,她就谈着她的过去。“我没有保养,因为年轻时家境不好,妈妈从中国嫁过来时还是缠足的,思想很保守又封建,所以我们都没有自由。”回想当年,郑雅璟父亲是在安邦警察局后面的山芭耕种,而她就是在那地方出生,下有两个弟弟和五个妹妹。后来,他们搬出来安邦四条石居住,紧急法令期间又再搬去安邦新村。过后,郑家再搬到文良港,所以郑雅璟的弟妹目前还在文良港居住。熨衣赚钱拍沙龙照她说,因为妈妈太保守,认为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女儿最后还是人家的老婆,不用照顾这样多,也不必让她们受教育。“妈妈只让我受了两年小学教育,我就自修。所以我很小就出来做工,帮人挑水及做杂工。”女孩子都是爱漂亮,十多岁时在文良港热水湖的洗衣店工作,熨一件衣服一角钱,一天熨30件只有3块钱,却也捨得自费拍了一些沙龙照,把青春定格起来。以前的女子也都很早出嫁,问她几岁就嫁人,她哈哈大笑:“年轻时候太漂亮,15岁就有很多人追,妈妈思想太保守就不开心。她说万一出了事情,肚子大了谁要你?我很没有脸。她说,你喜欢哪一个就快快嫁,有甚幺事不要回来哭哭啼啼,我不会理你。”无论如何,她也欣然接受现实,16岁初就嫁给一个常拿衣服给她洗,认识了七八个月的警员,结婚不到一年就生了大儿子。她说,现在想起来感觉很悲哀,但育有4个很听话的孩子也让她深感安慰。人生如游民郑雅璟在吉隆坡安邦出生,嫁人前就已经搬家三次,在文良港时结婚没有多久,马新合拼期间,做警员的丈夫被调往新加坡,她就跟随过去生活了约两年。在新加坡期间,她还贪玩地报读了三个月的理髮课程。“那时有两个孩子,也很大胆,将孩子锁在家几小时,跑出去学理髮。”新加坡独立后,丈夫被调回马来西亚,他们一家就回到柔佛古来,然后再来到森美兰芙蓉。“我们在芙蓉生活最久,小女儿也是在那里出生,一直到退休。”她与丈夫施复茗共育有一男三女。丈夫在廿多年前去世后,她形容自己就像流浪汉,跟大儿子、三女儿住过,现在跟最小的女儿一起住。至于芙蓉的老家则丢空着,週末才回去走走。做厂工养家漂亮妈妈郑雅璟在台上看来高贵,却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姐。虽然结婚后在家做主妇相夫教子,但是在丈夫退休后就被迫出来做工养家。丈夫比她年长11岁,退休后孩子还小却没有工作,她就在一家台湾和日本合资的工厂做女工,缝製大型的塑胶袋,做了17年直到退休。“以前在工厂工作是轮三班制,我有时一天做两班的超时工作,即下午三点做到隔天早上七点,因为晚上11点到隔天早上七点的工资有三倍。”因为忙工作,一家人在饮食方面就只有随便。“我们都吃得很随便,我早上煮一餐后就去做工,先生在家看孩子,他们放学后回家就有得吃。”虽然现在年纪老了,郑雅璟也没有戒口,甚幺都吃。“我是这样想,我很贪吃,如果我吃饱了,以后可以做饱鬼;如果没有吃饱,以后就做饿鬼。所以,我没有戒口。”无论如何,郑雅璟有糖尿病和高血压,长期吃药打针,外出时也随身带着中国茶,少糖为妙。放鬆心情选美为何会想到参加选美?郑雅璟瞪了陪同她出来採访的小女儿一眼说:“我不知道的,是我小女儿摆我上台。她帮我报名,载我去到现场面试时我才知道。”无论如何,她并没有因此翻脸,还很开心地参与活动。其他儿女后来都知道妈妈去选美,大家都很高兴。这场由绿水坊购物商场配合母亲节举办的“漂亮妈妈选美大赛”,从面试到决赛只有短短一个星期。大会要排练筛选,入围后又再排练筛选,最后才选12人进入决赛。对于走猫步等训练,郑雅璟以放鬆心情去面对。“我心里想,自己年纪大,不必勉强,一些动作不可能跟别人那样完美。他们才教你一两个小时的猫步,不是一下子就能学好,自己这样老,走不顺会跌倒,所以放鬆开心就可以。”郑雅璟是最老的参赛者,同样採访决赛的摄影记者指出,导师兼评判的名模谢丽萍很喜欢她,一直亲吻她。“哈哈,她(谢丽萍)教我们走猫步,说没有见过这样老的参赛者。她说,你这样老身材还很健美,不会驼背。”当晚,72岁的郑雅璟是双料奖项得主,她荣获季军的同时也是最佳人气奖的赢家。不过,她没有意愿再参加选美,因为实在好累。“选美很累,睡不够。我早上七点半就到场排练,后来进入决赛,隔天又要由早到排练到晚上。那几天也是兴奋得睡不着觉。”做人不能执着跟郑雅璟谈天是件开心的事,因为她很健谈,即使过往不开心的事,她也是笑哈哈地提起。“是啊,我是很开心的人,不会执着,不会记仇。以前做工厂工时也有办公室政治,我没有理会,事情过了就算,开心笑一下就没有事。”她人生最难过的日子是在丈夫去世时。当时,她失去了伴侣,同时也必需担起整个家。现在谈起来,她只说:“他去环游世界很久了。”如今子女们各有成就,4个孩子中1人是博士,3人都是硕士生,她深感安慰,还有很大大的满足感。“我认为我尽了责任,也得到收穫。孩子们都没有学坏,不必我操心。”她认为,身为妈妈的要尽责,要关心儿女的起居饮食,注意他们交的朋友。“还好,我孩子都很自爱,下课后就回家,只是儿子比较顽皮,成绩是打出来的。现在的孩子却很容易记仇,不能常打了。”郑雅璟本身没有受多少教育,但儿女都受英文教育,那是丈夫的决定。她说,丈夫年轻时在登嘉楼小学执教,后来在紧急法令期间考上警员却认为很辛苦,辞职想回乡当教师又没有空缺,唯有再来吉隆坡当回警员。“他以前家里做生意,过得富裕,后来家公在马来亚和平后过世,家族自此如散沙,下一代就辛苦了。后期,他咬紧牙根坚持当警员,不然回乡也没有工作。“他是受华文教育,却没有出息。他是想到如果自己读英校,就可以做高职。所以他的想法就是,如果子女受英文教育,前途肯定不一样。”晚年生活休闲郑雅璟年轻时辛苦操劳,现在可以说是安享晚年。“我平时没有甚幺活动,就是看看电视,在家休息。我年轻时学过裁缝,偶尔帮孩子修补一下衣服。”她现在跟小女儿、女婿和孙女一起住在吉隆坡蕉赖十年多,每天都煮晚餐。至于旅游,自从丈夫去世后也就很少旅游。“以前我们常旅游,中国一开放我们就去了十多天,近年来很少活动,本身又有糖尿病,没有人陪可不行。”採访时,她带来很多旧照片让摄影记者翻拍,问起近期的照片,她感慨地说,丈夫过世后就很少拍照,即使有也没有齐齐整整一家人了。/副刊‧报道:李翠媚‧2015.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