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村民拉布条抗议警方围堵‧持香跪拜祖坟求谅解

收藏:982

70村民拉布条抗议警方围堵‧持香跪拜祖坟求谅解(柔佛‧新山25日讯)约70名边佳兰村民及义山祖坟后裔带着愤慨的心情,聚集在三湾义山举起写着“挖我祖坟,天打雷劈”的布条高喊口号,抗议上百名警方“围堵”义山进行点算的行动。众人还持香面向义山坟墓,一些人还跪下,诚意膜拜,由边佳兰自救联盟秘书孙秀彬代表所有出席者,以哽咽的语气对先人传达愧疚之心。警方是于週一出动3辆卡车驻守边佳兰大湾、头湾、二湾及三湾的义山,以便承包商点算墓碑,所有的点算工作已在当天下午6时结束。对于警方的大阵仗举动,村民情绪激动和极度不满,连夜召开会议,并于週二召集约70名村民和后裔,以及政党和边佳兰自救联盟等成员在三湾义山展开抗议行动。抗议行动于上午11时左右开始,众人使用金银冥纸在义山一处铺出圆形香炉状,週边插着蜡烛及撒满金银纸,前头插了一大束香后,对着祖坟膜拜。自觉无力保护祖先孙秀彬说,警方採取强硬的手段让承包商点算墓碑以及对付手无寸铁的村民,让他们感到愧对祖先,更自觉无能为力保护祖先,因此持香请求祖先谅解。边佳兰华人义山联合会总务蔡平先情绪激昂,谴责“出卖祖先者”,并声称持有凭据,要求对方站出来对质。众人随后三磕头插香,焚烧冥纸,拉起写着“挖我祖坟,天打雷劈”布条,举起紧握拳头的右手,高喊三声“挖我祖坟,天打雷劈”。出席者陆续发表心声,发泄内心不满情绪,聚会在半小时内结束。在三湾的义山抗议行动结束后,各义山理事会理事将前往遭点算的义山,向祖坟上香和膜拜。控诉警持鎗场面如战场出席抗议行动的村民、后裔以及政党和非政府组织代表异口同声指出,他们只是捍卫祖先安息之地,警方却动用百人姿态,犹如对付恐怖分子和叛军般,令气氛紧张,场面彷彿战场。“警方荷鎗实弹,难道村民是恐怖分子或叛军?”一些村民希望其他人特别是年轻一代勇敢站出来,保护祖坟,传承文化的根。39岁的四湾村民沈俊成认为警方的行动像是在对付共产党,让大家感到紧张,无形中营造恐惧氛围。“我们只是捍卫义山,警方有必要拿着鎗械对付吗?”“我希望所有人站出来与我们站在一起,共同保护祖先、保护义山。”47岁大湾村民蔡秀凤指出,儿子于週一在承包商的点算行动中,情绪过于激动,结果遭警方反扣双手让他冷静。“儿子的情绪已经平复,也返校上课,警方的行动太小题大作了。”25岁四湾村民林保文指出,每座义山都象徵祖先南来打拚所遗留的足迹,正因为有祖辈的辛劳奋斗,让下一代人安居乐业。“我们必须饮水思源,捍卫义山难道错了吗?”郑凯聪吁大众挺身捍卫人权柔南黄色行动小组秘书郑凯聪说,边佳兰义山课题并非地方性问题,而是关乎人权问题。他呼吁各团体以及社会大众站出来,捍卫这基本的人权。民主行动党全国青年团环境局局长萧宇轩说,边佳兰义山代表了祖先以及后辈根源,要是义山搬迁,下一代人如何寻找文化根源。他吁请年轻一代关注义山课题,避免失去文化传承的历史意义。斥不按习俗点算坟墓孙秀彬不满点算坟墓者没有按照华人习俗,先向大伯公庙上香请示,便贸然闯进义山点算,此举对神明和先人非常不敬,有如贱踏义山。“警方有必要如此大阵仗对付手无寸铁的弱势村民吗?”孙秀彬指出,村民于週一对警方的行动确实感到措手不及,警方人数有上百名,村民仅有四五十人,而且大多数是老年人。“我们的感觉是只能屈服,只能在义山週围看着他们点算,无法阻挡他们,有感愧对了祖先。”陈泓宾促村民站稳立场保护义山民主行动党明吉摩区州议员陈泓宾指出,不论政府的态度如何强硬,边佳兰村民必须积极面对,站稳立场,一切都以不搬迁义山为前提。“如果村民让步,谁还能来保护义山。”陈泓宾在边佳兰三湾义山的抗议行动中说,村民明确传达了不搬迁义山的讯息,遗憾的是,州政府并没有聆听村民的心声。他也说,警方于週一採取的大规模行动,须给村民一个交代。他鼓励村民建立信心,保持斗志,不要轻言放弃,共同保护祖先留下来的历史遗迹。隆雪华堂促尊重村民意愿隆雪华堂呼吁柔佛边佳兰石化工业发展商,处理义山课题不能强逼就範,必须尊重村民意愿。隆雪华堂会长陈友信指出,不论是在边佳兰设置石化工业区,或是拟搬迁此地区的义山,基本上都是涉及公共利益的公共事务。“因此必须进行公开及透明的公共咨询,明确地加以说明,然后尊重村民的意愿来行事。而不是进行形式上的咨询,同时通过行政权力,包括州政府和警察等,强逼村民就範,毫无选择地任由有关当局主宰。”“隆雪华堂认为这是不民主、不尊重民意的手段,若是处理不当,恐怕变相变成毁村行动。”陈友信于週二发文告指出,边佳兰填土工程及征地行动对边佳兰居民带来短期及长期的冲击,近期更因为发展商拟搬迁边佳兰各区的义山,使用粗暴、分化的搬迁手法,引起村民的强烈反弹。他说,日前负责搬迁边佳兰义山的发展商,动用近百名警察和行动部队,进入边佳兰大湾永安义山、头湾海边义山、二湾华人义山以及三湾华人义山点算义山,险些与村民产生冲突。“据我了解,边佳兰义山土地佔有关石化工业发展面积的不及1%,而且处于边缘地带,这意味着边佳兰义山没有搬迁的必要性与迫切性。”“隆雪华堂认为在这样的情况下,有关的发展商动用警察和行动部队协助进行点算义山坟墓的工作是不恰当的。因为发展商必须徵询义山后裔的同意,同时明确说明点算的目的何在,否则变成侵犯私人土地。”他说,隆雪华堂支持边佳兰村民的护村行动,并呼吁边佳兰的村民站稳立场,凡事公开,具体行动,以免被分化。请愿书下週呈大臣边佳兰华人义山联合会秘书张峻岳指出,他们计划于下週向柔佛州务大臣提呈请愿书,进一步阐明村民坚决不搬迁义山的意愿和理据。他说,他们自农曆新年期间开始至今收集到逾1600名后裔签名,表达他们不希望搬迁义山的心声。90%后裔不赞成“我们将联合这份签名与请愿书一起呈交给大臣,希望大臣明白村民的意愿。”张峻岳说,根据他们收集五座义山的后裔意愿,90%后裔是不赞成义山搬迁。“我们希望有机会与大臣商议,传达义山与发展是可以共存的,保留义山并不会影响经济效益。相反地,失去义山的话,将会是重大文化损失,因为它是华社的文化资产,是经济发展所无法弥补的。”张峻岳指出,他们于去年11月曾向大臣提呈备忘录,这回呈交的请愿书将包括边佳兰近期发展和签名,更进一步说明村民欲保留义山的立场。政府应进行边佳兰考古民主行动党峇吉里区国会议员余德华说,柔佛州政府在进行庞大的边佳兰石化工程之前,应该自动自发进行考古,而非等候国家古迹局鉴定。他在参与边佳兰三湾义山抗议行动时指出,根据文打烟区州议员蔡伟明在州议会获得的答覆,政府从未在边佳兰进行任何考古工作。“他们的理由是,国家古迹局并未确认边佳兰义山。”他指出,国油声称是私人企业,其实是政府相关企业,更加有必要对边佳兰进行调查。他说,对于蔡伟明质问有关边佳兰新义山的投资数额问题,州政府也没有回答。“州政府只说迁坟费用由投资者承担,政府只负责清空现有的义山。”他指出,整个新义山的建造由州政府旗下的柔佛教育基金承包,纵使迁坟由投资者负责,州政府不可能不知道建造费是多少。“如果州政府不知道,这就是失责。”‧2014.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