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温习‧早上忙家务‧僱主载女佣读学院

收藏:375

半夜温习‧早上忙家务‧僱主载女佣读学院(吉隆坡26日讯)喜欢阅读的印尼女佣莎米妮在大马工作期间,遇到尊重和包容她的僱主夫妇,出钱资助她一圆深造的梦想。热心的僱主夫妇不但四处为她打听愿意录取她的学院,更在她上课后,充当她的司机和补习老师,让她安心兼顾学业和工作。这对好僱主后来获颁“F&N自我超越奖”,以表彰他们的无私与热心。僱主夫妇陈楚东(56岁,私立学院主任)和韦佩群(47岁,销售经理)接受《》访问时指出,他们发现莎米妮喜欢阅读,所以当莎米妮3年约满想要回印尼深造时,他们便建议莎米妮在大马升学,并申请续约,让她有足够的时间上课。自行买电脑找资料“莎米妮要把大部份薪水寄回家乡,没存多少钱,所以我们尝试让她在这里工作和唸书。”韦佩群披露,莎米妮有印尼中学程度,但因她没有大马教育文凭,加上她是以女佣身份来马,所以很多学院都不愿录取她。“后来,从事教育工作的丈夫帮莎米妮打听每间学院的入学条件,终于在吉隆坡找到一间能接受印尼中学文凭的开放大学。”莎米妮选修管理文凭课程。开始上课后,她的生活变得更忙碌,早上忙着做家务,晚上还要挑灯夜读。为方便莎米妮温习功课,陈楚东夫妇为她买了书桌和桌灯。勤奋的莎米妮也自行购买一台手提电脑,以便上网找资料和完成作业。刚开始上课时,陈楚东夫妇还充当莎米妮的补习老师,过了一段日子,莎米妮开始习惯课程内容后,便自行温习功课或上网找资料。除了在家自修,莎米妮也要在每个週六和週日到学校指定的地点上课及考试。由于当时的开放大学没有教学楼,因此每次上课地点都不同,她必须先上网查询上课地点,再由陈楚东夫妇载她去上课。韦佩群形容,莎米妮的毅力惊人,清晨5时起床工作,傍晚7时左右下班后就开始温习功课,日复一日,不曾听闻她有放弃的念头。“有好几次,我在午夜经过她的房间,都可从门缝看到灯光,证明她还在温习功课。看到她认真唸书的态度,我觉得很欣慰。”“就算是遇到不开心的事,如外婆和舅舅去世,她也不会因为伤心而放弃学业,反而更加努力读书,以报答外婆的养育之恩。”返印尼获聘为公务员韦佩群披露,女佣莎米妮毕业后也将近约满,她选择返回家乡工作。由于印尼着名电视台曾报导她在大马开放大学毕业的新闻,引起印尼政府注意,因此她回国后,印尼政府立刻与她接洽,让她在政府机构工作,当一名公务员。她说,同事和朋友都很羡慕他们一家人能与莎米妮融洽共处。其实,僱主与女佣的相处之道在于互相包容和沟通,只要做到这两点,并且时时站在他人的立场处理事情,就能化解很多冲突。“女佣会担心遇上不好的僱主,僱主也会担心这个即将住进家里的陌生人能否相处得来。所以,双方初见面时要坦诚相对,日后才能相处得更愉快。”对于国内不时发生的虐佣事件,她认为可能是一些僱主把钱看得太重,一开始就抬高自己的身份,难以放下身段与女佣沟通。“也有可能是僱主没有妥善管理自己的情绪,面对工作压力又没有正确的抒发管道,就把家里的女佣当成出气筒。”她举例,一名当医生的朋友之前有聘请女佣照顾家中的年迈父母,但父母对女佣要求很严格,有时还故意在女佣抹好地后,用手指划一划地板,检查是否乾净,后来女佣约满离开,家里无人打扫,他们才知道女佣的重要。“我的一名同事与家婆同住,家婆一天只让女佣吃一餐,而且老人家的生活重心只有女佣,生活太苦闷就把女佣当成发泄对象。若要改善这种情况,就应该分散老人家的生活重心。”参加女佣毕业礼媒体争访在媒体广泛报导莎米妮自大马开放大学毕业一事后,周围的朋友都称讚陈楚东夫妇是好僱主、很伟大,但这样的讚赏却让他们感到很不自在。韦佩群认为,她和丈夫资助莎米妮完成大学学业只是举手之劳,而且是出于帮助他人的心理,没甚幺特别。莎米妮可说是首名毕业自大马开放大学的印尼女佣,所以在毕业典礼上,陈楚东一家人和莎米妮都成为媒体争相採访的焦点,连印尼着名电视台也报导此事。面对媒体的团团包围,韦佩群坦言,她和家人觉得非常不自在,也很好奇为何大家会认为他们的举动很伟大。“可能是这个社会太冷漠,所以我们的热心协助成为社会人士的焦点。其实乐于助人是人的本能,但这个越来越势利的社会让人忘了这种本能。”有人指陈楚东夫妇资助女佣唸书是破坏市场“行情”,对此,韦佩群并不赞同。“在自己的能力範围内帮助别人,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成年人就应该有成年人的处世态度,才能成为孩子的学习榜样。”这对夫妇在领取“F&N自我超越奖”后也说,没想到一个举手之劳能让他们获得此奖项,他们感到很惊讶。女佣回乡僱主全家飞印尼探访虽然主僕分隔两地,但陈楚东夫妇和莎米妮仍保持联繫。莎米妮的家乡在印尼中爪哇的三宝珑镇(Semarang),当地网络不发达,双方通常用Skype和MSN联络。韦佩群说,她会在学校假期时安排时间,一家人飞到印尼与莎米妮相聚。她忆述,3年前莎米妮回乡探亲,她和姐姐及两个孩子也顺道过去旅行,当时莎米妮的父母热情地到机场迎接他们。“莎米妮的父亲还準备许多臭豆、炒熟的花生米和椰糖,让我们带回家。”女佣EQ高助辅导主人韦佩群直言,她和家人从莎米妮身上学到不少东西,其中一个是莎米妮的EQ(情绪智商)很高,很会管理自己的情绪,就算遇到不开心的事,也不会影响工作和学业。“莎米妮的外婆和舅舅去世时,她只告诉我她很伤心难过,但她保证不会把负面情绪带入工作和学业中,还说会好好活下去。”她形容,莎米妮不只是女佣,更是她和孩子的心理辅导师兼好朋友。“我在工作上遇到压力或困难时,莎米妮是最好的聆听者。孩子心情不好时,也会到莎米妮的房间找她聊天,她总会作出适当的安慰。勤学英文胜僱主除了情绪管理,莎米妮的学习态度让陈家钦佩不已。韦佩群披露,莎米妮从完全不懂英文到现在比她好,刻苦耐劳的精神是孩子最好的学习榜样。“莎米妮完成工作后,会从书橱拿出英文故事书翻阅,碰到生字就会查字典,她的确是个求知慾很强的孩子。”她说,莎米妮较常阅读英文书籍,从孩子幼儿园的故事书到《哈利波特》、《纳尼亚》等书籍,她都一一翻阅。“我很佩服她的毅力,从不懂英语到慢慢自修,现在她的英语应该说得比我流利,她是孩子的楷模。”买现代化电器取代女佣自从莎米妮回国后,陈楚东和韦佩群就没再聘请女佣,加上孩子已长大,不需要有人长时间看顾,所以他们一家人正在适应没有女佣的生活。韦佩群坦承,莎米妮回国初时,他们都不太习惯,除了失去精明的好帮手,也少了能倾诉心事的对象。“我现在还在调整心态,毕竟16年来都有请女佣帮忙做家务,现在则是一家大小分工完成家务。”为减轻家务负担,她购买一些更方便的电器,如代替传统扫帚的吸尘机、更快速熨好衣服的电熨斗及省电省时的保温炉。聘相同宗教女佣易相处由于陈楚东和韦佩群都要上班,家里必须有个成年人看顾4个孩子,因此两人16年来陆续聘请4名不同国籍的女佣,庆幸的是他们和女佣都相处得不错。韦佩群分享一个聘请女佣的小建议:“最重要是合眼缘,所以第一印象很重要,而且要找一个有相同宗教信仰,或是宗教色彩没那幺浓厚的女佣。”她说,莎米妮是佛教徒,教育程度较高,且性格温和,与他们一家人互动良好,相处7年来不曾发生不愉快事件,所以她和丈夫很放心把孩子交给莎米妮看顾。“莎米妮的日常工作是抹地、洗衣、晒衣及熨衣等,为孩子準备的午餐也只是炒菜或煎蛋,晚餐则等我回家后亲自下厨。”她形容,莎米妮的学习能力很强,家中电器如吸尘机、熨斗及洗衣机等都难不倒她。莎米妮平均3年回乡两次,每次返马都会带来一串串臭豆与陈家分享,陈楚东夫妇也不忘礼尚往来,在她回乡探亲时準备大量日常用品,如牙刷及牙膏等让她带回去。‧2012.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