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画的月光》作者最新爱情力作──《亥时蜃楼:卷三 明月入怀》新书转载

收藏:974

海楼抵达举行同牢宴的殿阁门外,自此之后的一切,都有如蒙上了灰色的云雾一般,朦胧而恍惚。等待着海楼的李,指引她步入殿阁中,殿阁分为东西两侧。手中举着灯火的宫人罗列在东西侧的阶梯之间。走上了中央的阶梯,李往东侧站定,海楼则站在西侧。


在东西两侧相互对视的两人,开始进行合巹礼—同饮分别盛装在一分为二的匏瓜小瓢的酒液,象徵两人合而为一的仪式;新郎与新娘分三回饮下合欢酒,两人既已相偕饮酒、共同饮食,代表此后两人之间再无贵贱之分。


结束仪式后,李的身影就消失在东厢的房中。海楼则跟着尚宫走进西厢的房里,她一进到屋中,身后的门旋即被关上。


「您稍等一下,邸下很快就会过来。」尚宫悄声向海楼耳语之后,立刻倒退着步伐离开屋内。海楼全然不记得这段时间是如何流逝的。独自留下来的她,这时好不容易才呼了一口长气。终于走过漫长旅程的安心感,彷彿潮水一般席捲而来,海楼啪地一声坐倒在地,一边回头打量周围。


过去海楼虽然曾经在王宫待过,还是第一次踏入后宫嫔妃居住的内宫。屋里摆放的家具,都有精巧的手艺和华丽的螺钿装饰。屋中四方都放下帐幔,被火光照亮的屋中深处,已经铺放好以黄金丝线绣製而成的床垫被褥,被衾上以丝线绣成的花朵满开绽放。那精巧细緻的绝美,甚至让海楼不敢伸手碰触。


第一次接触的内宫,看上去美得彷彿天上仙境,遥远迷茫。也就是说,以后我必须在这样的地方生活了吗?对未知世界的不安,沿着她的背脊缓缓往上延伸。


远方,传来了报知亥时(晚间九点)的鼓声。


她的身躯奇异地颤抖着,头顶上的步摇簪也随之扑簌簌地颤动。虽然过去已经和李结下深刻的姻缘,但今晚才是正式宣告两人结为夫妇的第一夜。海楼竭尽心思回忆向金尚宫学习的内容,但是越努力,脑中越是一片空白,浮现的只有金尚宫要她绝对不能失去气度的喝斥。


初夜,要怎幺做才能不失气度?无论她如何殚精竭虑地苦思,也想不出答案。


她的嘴唇发乾、额头也挂着冷汗。


就在这一刻—


一直紧闭的门扉被推了开来,她回过头,看见李大踏步朝她走来。「邸下
……」乾燥分岔的嗓音从她口中流出。怦怦,心脏不停跳动,彷彿已经跳到头顶,扑通扑通的声响不断在脑海中震动。


「这是王室女子侍奉自己丈夫、孩子父亲的时候,必须遵从的美德,请您千万不可一刻或忘。邸下是朝鲜的国本,可不是凡夫俗子,正如对任何人来说都有合适的地位一般,您也必须展现出与地位应有的待遇和应对,请您时刻记于心。」金尚宫的嗓音在耳边迴荡。


所谓与世子邸下的地位相符的待遇和应对……


海楼眨着一双大眼,注视站在眼前的李。与她视线相对的李,脸上充满好奇。


「妳怎会这副表情?」


「什幺?」


「看起来像是灵魂出窍。」


被李一语中的的海楼不由得垂下头,「不管怎幺样,我真的做不来。」灰心丧志的话情不自禁地冲口而出,「我不行了,有些事本来就是无论如何努力也办不到,我不管怎样都做不到。」

「哈哈哈。」李放声大笑了起来。


「您在笑什幺?」


「一时间想起了妳以前说做不来、不停嘟嘟囔囔的模样,为了参与世子嫔拣择接受训练的时候,妳不也总是这般装累喊疼。」


「但这一回是真的做不来。我是真心的、没有装模作样。」


「到底做不来什幺呀?」


「女子的美德,远比想像中难多了,到底该怎幺做、该做些什幺,我实在一点也摸不清。」


「先说说看吧,妳到底学了些什幺。」


「我学到凡是女人都应该要晓得如何取悦和满足丈夫,但我真不知该怎幺做能让邸下满意。」


「……」


「该怎幺做才好呢?」


「我倒想要问问妳,所谓女子的美德,妳要如何讨我开心?」

海楼悄悄地看觑身周,倏然贴近李的耳边。


「您不要这样含糊其词,拜託您教教我吧。可以让邸下开心满足的事情,如果邸下您也不清楚,还会有谁知道?」


「如果我说了,妳有信心能够做到吗?」


海楼神情僵硬地猛点头。


「我虽然不知道我什幺事做得好,但是,单就努力这回事,我有信心不输任何人。」


「真的吗?」


「您不也很清楚我是什幺样的人吗?」


「如果妳真有这样的觉悟……」一言未尽的李突然弯身坐在书案前。


「您要做什幺?」海楼看着李在白纸上写了些什幺,不解地歪了歪脑袋。


「参加世子嫔捡择的时候,妳最后不也透过书册学习了许多吗?」


「这是什幺意思?」


「不久前,我看了一本祕笈,祕笈中载明了有关男人与女人的一切,我会把书中所写的都教给妳,我先写下目次的部分。」

《云画的月光》作者最新爱情力作──《亥时蜃楼:卷三 明月入怀》新书转载

source: KBS


海楼接过李递给她的卷轴,一口气念出上面的内容:


「固精、安气、利脏、强骨……绝气、溢精、夺脉,这到底在说些什幺呀?」


海楼歪着脑袋,扫瞄目次的视线突然停了下来。因为,在意义不明的字句下,竟然写着令人难堪的文句。在奇异的感觉驱使下,海楼从头开始再次确认目次的内容,那些暧昧不明的字句原来自有意义。「这、这个是……」海楼吃惊地瞠大双眼,注视着李。


李神色自若地点了点头。


「您不会是说要做这个吧?」


「为什幺不?」


海楼偷偷摸摸地朝后退步。


「既然要我教妳,那为什幺又不做呢?妳不是说无论是什幺,都会努力尝试?该不会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吧?」

「我会认真去做的,我是这幺说过没错,但是……」


「但是?」

「就是、那个……」海楼飞快地转动眼珠子,脑中倏然想起什幺,接着信心满满地大声说道:「我会先好好从书上学习,不管我究竟做得到还是做不到,等我好好学习之后再来判断。」海楼彷彿宣示一定会实践自己的话,说完立刻将头埋进卷轴中。


李露出深奥的笑容,倏然间伸手将海楼拉到怀里。「想都别想。」


清新淡雅的夏日树林香气,飘落在海楼的额上,使她的心脏再次狂跳。

「您这是想做什幺?」

「因为时间不多,卷轴上我只能罗列出目次,从现在开始,我就直接告诉妳目次后的内容。」


李在海楼的耳际吹过一阵温热的气息。海楼在那酥麻痠痒的感觉下不禁缩了缩身子。李看着她的反应,逸出低沉的笑声,「金尚宫为什幺一直埋怨着困难,我这才明白箇中原由。」


「我还是不太清楚。」


李认同地点了点头,「看来也是如此。不过是让妳看了看目次,似乎都很辛苦的样子。」


「您……对我失望了吗?」


「不服输的傲气倒是不输人,妳最好做好觉悟。我和金尚宫不同,绝对不会中途放弃的。」


「您该不会、该不会真的想把卷轴中所写的,全都教给我吧?」


「难道妳忘记我是什幺样的人了?当然要全部教给妳,从第一章开始,到最后一章,我会毫无保留、一字不漏地全部告诉妳。」


「直到最后一章?」海楼轮番看着卷轴和李,脸上倏然失去血色。目次的最后—第三十六章。这幺多的内容,该不会想要立时全部解说完毕吧?


摇曳的烛光下,两人玩起了不合时宜的捉迷藏,只是四方都被堵住出路的屋内,实在没有太多地方可供藏身。李长手一伸,立刻就单手环住四处逃窜的海楼腰际。


「邸下,您这是做什幺啊?」


「妳才是为何这样东躲西藏?妳亲口说了,只要我告诉妳如何取悦我的方法,就会照做?」


「但是……」海楼看向翻落在地的卷轴,足足有三十六章。


—要坚持忍耐,这是王室女子需要拥有的品德。金尚宫的嗓音盘旋在耳际。


海楼抿起下唇、紧紧咬住,接着彷彿做出重大觉悟似地朝李说道:
「我明白了,既然您这幺说,我会忍耐的。」


「忍耐什幺?」李露出不明所以的神色,「什幺忍耐?」


一直看着海楼的李,不禁失笑出声,同时心中浮现一个坏主意。「好,既然说要忍耐,我们就来看看妳能够忍耐多久吧?」他略带埋怨地咕哝,将自己的双唇覆盖在海楼的唇上,印下一个深深的亲吻,耳语道:「这就是第一章。」

本文摘自《亥时蜃楼:卷三 明月入怀(完)》

《云画的月光》作者最新爱情力作──《亥时蜃楼:卷三 明月入怀》新书转载

《云画的月光》作者最新爱情力作──《亥时蜃楼:卷三 明月入怀》新书转载

HOT!在台畅销近10万册《云画的月光》作者,最新宫廷罗曼史力作!
韩国第一入口网站Naver连载排行Top1,超过5000万人次点阅!
2019年将由「太阳的后裔」製作公司推出改编电视剧!

韩娱达人CAKE蛋糕小姐│ 作家倪采青│
知名作家笭菁│ POPO原创网作家琉影 热爱推荐


李珦朝着海楼伸出手,俊美的脸上充满坚定的自信,

柔声地说:「与我一起吧。」

乳白色的月光像流星一般,洒落在互许诺言的人儿身上。


~韩国读者评价:「人物鲜明、情节丰富,没想到比《云画的月光》更好看!」~

因暗夜恶火而受伤失忆的海楼,终于再次与世子重聚,
当时没能好好传达的心意,满心欲诉的话语,
都化为扑簌簌的串串泪珠,融化在她深深长长的朦胧注视里。
以为与海楼从此阴阳两隔而痛不欲生的李珦,
失而复得的狂喜,涌上心头的万般疼惜,使他决心要一生一世守护着她,
从此再也不放手。

在黑暗降临的亥时,彷如海市蜃楼般相遇的两人,
即将拨开重重乌云,让梦境幻化成真,兑现早已刻在命运石上的姻缘……

亥时蜃楼浪漫精采大结局!
挡不住的魅力!读者爱不释手盛讚:

★引人入胜的文字功力,阖上书之后仍令人会心微笑的故事余韵,作者的小说有能让人一口气读完的魅力。──wenhsien
★栩栩如生的画面,故事曲折生动,情节环环相扣。各章节的安排很有巧思,处处带给读者许多惊喜。──小建
★故事角色鲜明、生动活泼,读起来流畅,很适合泡壶好茶好好品味。──朱芳廷
★从头到尾看了两次,每次都觉得热血沸腾,真的很有趣!
★希望《亥时蜃楼》也能製作成电视剧!

作者:尹梨修

出版社:城邦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