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岁节目满满‧走山巡逻‧医护病人

收藏:794

72岁节目满满‧走山巡逻‧医护病人在70岁之前,林友益是快乐的上班族;在70岁之后,林友益公告正式退出职场,她选择远离职责的牵绊,摆脱职责的枷锁,她要仔细地好好利用生命中的黄金岁月,享受自己编订得丰富又有素质的黄金生活。正式退休后的林友益处处碰上惊喜,她把生活重心分为数个“组别”,例如昔日任职护士长与医院内仍保持联繫的“医院组”、每週日与友人登上加星山的“加星组”、参与老人家团体活动的“快乐组”、为地方居民服务保卫社区治安的“居民组”以及参与退休护士组织的流动诊所,为贫苦大众服务的“医护组”。面对如此丰盛的黄金晚年,她笑称比上班还要忙,然而,这回的忙是有“心”的忙,而不是盲目的盲啊!与现年72岁的林友益交谈可谓爽快的事,她话说得非常坦白,思路亦非常的敏捷,或许,这就是数十年的工作经验造就的成果。一开始就已了解,林友益工作至70岁才正式宣布退出职场。70岁?真的,没有错,是真的工作到70岁才退下来。“我年轻时任职护士后来擢升至护士长,在吉隆坡阿松大医院工作到55岁才退休。”但这头才退休,那头就已经获得一家女佣代理机构聘请,要求她协助教导来自印尼与柬埔寨的女佣有关婴儿、小孩与老人的医疗护理常识,同时也教导女佣最基本的英语会话。“我经常飞到印尼首都雅加达,也到柬埔寨去,前后总共4年。”2000年林友益又被一家老人看护中心相中,要求她掌管整家老人看护中心,除了编排院内工人的职务,她同时也兼顾为老人家派药、验血、打针、带往看医生等需要细腻与爱心的重任,“直至2012年我才离开。当时我已经70岁了,我想这是一个生命的分水岭。虽然中心一直留我,但想想70岁的年纪,还有多少年的生命可以挥霍?是时候把一切都放下,过我自己的生活了。孩子自立了游山玩水乐不思蜀“以前工作是为了供两名孩子去美国深造,现今他们早就能自立了,不必我忧心,因此,还为啥工作呢?”就这幺一个“70岁之后把时间留给自己”的念头,林友益毅然放下肩上的重担,遨游于天地间,游山玩水乐不思蜀。除了日常的琐碎事项,例如起床后到公园运动、打理家务、清理花园、午餐、阅报、看电视之外,林友益为自己编排的“节目”可多了。“退休后如果只是呆在家,那倒不如不要退休好。我安排了很多好节目给自己,一天内不会太忙,但却过得有素质。我想,这对退休人士而言非常重要。”明白到“不要把全部鸡蛋都放进一个篮子”的道理,林友益把退休生活都编订得非常灵活及生动。“我把生活重心分成数个`组别’,每一个`组别’接触不同的活动及朋友,如此一来生活更丰富多姿,如果只是重複对着同一组人进行相同的活动,不是说不行,但我觉得乐趣就变少了。”林友益的黄金生活每一页都是新鲜与惊喜,不同的活动及对象让她的黄金岁月呈现多层次的变化,如此编排黄金岁月的方式或许可作为已退休或準备退休的你之借镜。第一组:医院组护士姐妹相约聚餐林友益从年轻开始,就在吉隆坡阿松大医院工作至55岁才退休,她与昔日的工作伙伴,或已经退休、或仍在职的,总共五六个最要好的护士姐妹们组成一个“知己党”,凡有时间或某某人生日,必定相约出来聚会吃饭。“我们彼此之间早已建立起深厚的感情,彼此从来不计较,包括金钱。今餐你请吃,下一餐则轮到我请,大家非常开心。”长者要有自己的朋友类似的聚会是属于姐妹淘之间的欢乐聚会。大家在这一天就只有一个身份,就是彼此的交心贴心好朋友。“在黄金岁月能有几个知心朋友非常重要,我们的孩子都已经长大成人,各自有他们的活动与空间,长者本身如果能保有自己的知己与空间,对孩子亦不会构成负担,我们本身也会感觉较轻鬆。”“例如在上个星期四,我们其中一个朋友的丈夫生日,还宴请大家到餐厅聚会,会上还点龙虾呢……试想一想,如果是孩子的生日,早就约好他们的朋友庆祝了。哈哈,长者还是要有自己的朋友才最完美。”第二组:加星组14人走山阵势浩大每个星期日早上,林友益会加入吉隆坡加星山走山的运动组,而她把它称为“加星组”。走山活动本来是她弟弟及友人组成,后来林友益知道后也加入走山行动,过后演变成每个星期天的例行运动。“我和家人早上6点30分就出门,大约6点45分开始走山,天色若还是黑漆漆的话,还要拿手电筒来照明呢。大约8点许大家就走完,8点半开始收拾东西,準备前往餐馆享受美味早餐。”加星组如果组员全部到齐,是一组14人的浩浩蕩蕩走山队,阵势虽然不算大,但胜在彼此都认识,走在山中可以边走边聊,因此走山变成非常有趣。“每一个星期都挑选不同的地点吃早餐,这样才有新鲜感。如果哪一天心血来潮,还会开车下到吉隆坡去吃呢!”加星组除了每星期一次的走山聚会,也非常特别的只为走山队里的男士们庆祝生日,“一旦有男成员生日,又是一个聚餐的理由,大家都很会享受哦。”第三组:快乐组活动多脑筋灵活自从社区内成立了供乐龄人士参与及活动的D'Happy Club欢乐社之后,林友益立即加入成为会员,这一个组别就称为“快乐组”。“欢乐社每个星期五早上10点有聚会,我们唱卡拉OK、出席健康讲座、参与手工製作等,我最喜欢参与话题讨论,在这平台上我们可以针对某些课题提出本身的意见,同时也可以聆听他人的分享,让源源不绝的脑力激荡起来。”有人说脑筋要一直不停的转动才会对老人癡呆症免疫,参与讨论是一个非常适合的选择,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分享彼此的见闻及生活经验,透过别人的嘴巴了解现实社会所发生的事,脑筋转啊转,思路越来越敏捷。“欢乐社也经常组团到国内或国外旅游,旅游的地点也是经过挑选,我通常都会报名参加,多见识外界的新鲜事物。”第四组:居民组女中豪杰参与巡逻林友益在退休后,马上受其居住花园八打灵南区居民协会邀请加入担任委员一职,为花园区内的居民尽一份责任,当然,她毫不推辞就接下这一份邀请。“居民协会共分为数个不同的组别,我主要是负责社区服务这一环,例如筹办活动。每个月的其中一个星期二晚上有开会,委员都必须出席商讨居民课题,或者跟进某一些事项。”林友益在居民协会中也扮演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巡逻队队员。“我获分配在第三个星期六的晚上服务,整组队伍有十余人,大家分成三个组别巡逻至不同的地区。我们那一组只有我一个女的……哈哈。”为居民付出看来林友益可称得上是女中豪杰了,72岁还参与巡逻工作。“我还很健康啊,还可以为居民付出!”林友益豪爽地说。这份巡逻工作看似简单,但却有一定的危险性,只不过身处在这治安不靖的时代,如果人人都以此为藉口,那还有谁来保护自己的家园呢?巡逻工作从晚上8点45分开始,直至凌晨12点才结束,“非常幸运的是,我在巡逻期间没有发生甚幺罪案或问题,顶多是看见一些居民没有把门户锁好,提醒他们要把门户看紧,勿让匪徒得逞而己。”无论如何,林友益觉得12点结束巡逻略嫌早了一点,一般上匪徒会在更晚一些的时间才干案,那时大家才要真正的小心提防。第五组:医护组常为贫困病人服务自从退下护士工作之后,林友益马上加入医院内已成立的流动医护小组,跟随流动医护车到雪隆某些指定地点为贫困的家庭提供医护服务。这个称为Alumni的组织更加能让林文益的发挥专长,让她觉得即使退休后,还是一个有用的人。“每个星期的星期三早上,我都会跟随流动车到指定地点为贫困的病人服务。随行还有医生及其他退休的护士朋友。我会为病患验血、测量血压、验尿、索取病人的病历等等。我喜欢分享,若安排到某些讲座,例如肥胖症、血压控制、糖尿控制等课题,我都会负责给大家讲解,分享如何控制病情及预防等等。”每个星期三的工作都是超级忙的,因为病人实在太多,若遇上有时伙伴不克出席,林友益还得玩“分身”术,从8时半开始一直忙碌至下午1时才结束。但这样的忙碌却是林友益最喜爱的,她知道她的专业被重视,可以继续用予服务普罗大众,每当见到病人康复、或减肥成功、或血压下降,她都会打从心底快乐起来。/副刊‧报导:高宝丽‧2013.10.11